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

 Pure。

手机里还存着拍下的久久天桥被拆掉以后那个路口的样子,昨天半夜翻来看时也没有觉得多难过,反而是一种陌生感很强烈,可是明明是在那附近住了十年之久的。
很小的时候天桥开始动工造起来,印象之中是用了许多时日的。然而这次的拆除竟会快到短短数日之内就完工,是我怎么也没想到的。
老王说拆拆当然快了。
我也确实是个妄想着所有事物都有盛大完满结局的人,所以大概向来接受不了一件事突然结束一个人突然离开。
大二的时候上新闻写作课,老宋说的一句话我到现在还记得,他说你们写新闻不要在意结尾,一个新闻事件写完自然就结尾了,根本不需要刻意结尾。
现在看来不单是写新闻搞不需要刻意结尾的,现实的人和事也都是一样。
所有过程结束,即是结局。

反正也不晓得是哪天开始就不断地在认识到宁波这个地方有多小,或者人跟人之间的重重往来相遇是多频繁普通。
可是我不是人来疯,我其实是很慢热的人,我对认识太多的人和面对太宽泛的人际网络是有畏惧的甚至想逃避的。
大学四年我和馒变成班中异类,想必是收到不少白眼和猜忌,被认定为生性凉薄也应在意料之中。可是成年以后,我们不再仅仅凭你肯借给我一块橡皮我们就是好朋友的标准来看待人心了。当漂亮话谁都会说的时候,许多表面的善意就显得太不牢靠。
难过了陪我喝酒,兴起了晚上8点多一起去市区吃牛腩套餐,我生日的那天暗暗买来大块的芙说拿去。那么多生活细节是不讳人心的,四年下来我也写不出多少字来坦诚自己有多留恋那些日子,只是那天看她说“我想你跟我开心点地再回一次湖州”突然鼻子酸得想掉眼泪。
要和一个人做长期交流和沟通,真诚的内心绝对是比说话的技巧来的重要。这话我认同得不得了。
我大概一辈子也没机会说自己是个有很多很多朋友的人,转来转去也只得那么几个。
还好那么几个也可以撑起我所有的满足感了,笑。

听了一下午A 团的明日记忆和吴美丽,被治愈得想自己开太阳能了简直。嘿嘿~




虽然饭否熄火要6号才元神归位的事情导致我今天没BM也依然觉得通体不畅
本来吃饭上厕所外出坐车乃至晚上睡不着煎带鱼都习惯饭几句的人,
现在真的很想问候饭否团队八倍祖宗啊!
为毛我这状态搞得像跟饭否谈恋爱一样。。。= =

22:26 | 一路口水滴嗒滴
comment(2)     trackback(0)
comments
我 对认识太多人的人 和 面对太宽泛的人际网络 的人 都觉得那不是种善良。现在的人太会用 人际网络 来做生意或达到某些目的 soso 我畏惧的 甚至想逃避的。同。
2009/06/06 16:41 | | edit posted by 
来抱,嘿嘿~
也大概是我们脑容量小了,包不下太多人太多事。
2009/06/06 21:44 | | edit posted by ENO
comment posting














 

trackback URL
http://enoyu29.blog89.fc2.com/tb.php/452-21608466
trackback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