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

 那就这样吧。

路狭草深找出口这个自作孽的游戏,两年前我就玩过了,拼了老命也绝不再玩第二次。
而偏偏同样恶俗至极的穷摇下三滥戏码,有的人就是愿意玩第二次,
最滑稽的还有人就是愿意陪着玩第二次。
请问你们不晓得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的吗,现在已经衰了请你们自重,我就不作陪了。
人心工程已经垮塌了嘛。
初心既不再,你拿什么跟我谈坚持。

那就这样吧,细想我还可以重新拾回很多。
譬如充足的睡眠,譬如无谓的心态,譬如一个人咬牙前行的力气。
塞翁失马的事情。

爱与诚啊,爱与诚。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2:48 | 未分類
comment(0)     trackback(0)

 情深不寿。

情深不寿,真是金句!哦不,白金句!哦不不,超白金句啦!
想不开姑娘已经现身说法过了,我真是再蠢都不至于再重蹈一次覆辙。

年少时候的爱,是怎么样的呢。
盲目,慌张,执拗,无法折断。
可是如果我说现在的自己仍然背着这些个重包袱,是不是显得可笑且幼稚。
更多的时候,是我觉得走进死胡同找不到出口,对方还是可以沉稳地说认真爱本身就是辛苦。
连歇斯底里的力气都用不出来,想过一个人死磕过去算了却还是狠不下心。
幸会跟我说不调整好自己的话以后还是要绊倒。
我想相比于使些小性子来达到目的,还是多回头看看自己吧,只盯着一个人确实辛苦。

会很想念在湖州那些个静谧的夜晚,和老馒从市区走回学校经常半路抽风推搡着讲些没营养的话,
或者去学校附近那个公园里捧着大盒冰激凌塞满嘴,说起毕业后的事就笑笑其实心里都很惶恐。
还是这样的状态比较吧,我这个不适合谈恋爱的体质。望天。

早点洗洗睡吧,好好工作,好好生活,不让自己一团乱。
20:49 | 未分類
comment(0)     trackback(0)

 姑娘,撒完青春期最后一次狗血咱就都好好生活。

直到现在除了膝盖上那块淤青还比较真实,对两天前发生的事情我都觉得很懵。
难道周六晚上我们不是应该并肩坐着看快乐大本营然后让我笑你长得像海涛的么,
或者该现在再挂个电话向老馒确认那天深夜我是不是真的哭出来。
一个人抱膝坐在地上的时候,确实想过要是你就此不回来,我该坐头班车回家,睡一觉醒后告诉自己所有的事情都只是个梦,你没有出现过。

所幸你回来了。

我说自己似乎显得过于冷静,九成是因为你。
而另外那一成,恐怕就是自己从来学不会歇斯底里。
我想自己唯一的长处就是愿意接受,所以就算要自救也不再是太困难的事,鸵鸟也不是没做过的。
当然知道那姑娘有多难有多疼,而偏偏我这种孬种又是极端不愿意被逼着以胜利者的姿态出现,
况且就像阿说的哪有什么胜利可言,挺住就是一切。
我试想过很多次如果跳出现在的身份,或者可以拉着那姑娘安静地坐下来给她讲我从前的故事,
跟她说会掉眼泪也好会歇斯底里也好,那都过得去。
一定会明白过来的吧,极端的人生那么累,谁愿意呢。

眼泪也掉过了,解气的话也说过了,不安和疑虑也都得到答案了。
这样的时候就发现,悲观主义者的内心也开始强大起来了,就算速度再缓慢也好都算是好事。

总之谁都是在人生的甬道上摸走,每一步都要踩踏实啊。
以上,慌张的时候谨记。
20:57 | 未分類
comment(2)     trackback(0)

 你不是锁匠,你是光诶。

IMG0009A.jpg

奇迹是什么哦。
是本来以为自己的人生即将出现第二个真山并且已经做好再度执念准备,结果发现是套着青春战衣的准野宫。
当然或许这二者只是心态上的区别而已,可是其中微妙的变化我想我明白。
跟阿说,豁达的生活态度,我估摸着这个人可以带给我。事实也确实是这样的。
很多事情自己一个人死磕也可以过去,生活平静偶遇不顺也抱着膝盖闷头掉几滴眼泪就好了。
到达适婚年纪再波澜不惊地嫁人,这样的人生也不是没有设想过。
然后这个人就完全意料之外地出现了,自称是个开锁的,对自己与我来讲是一道光的事实完全不自知。
虽然现在这样说会显得矫情,可是这段感情这个人的确能够给我整理好自己整理好生活的勇气。

总之,有一个充满琐事但平和安稳的家,
有一个虽然暂时不在身边却值得心念记挂的人,
有几个数量不多但是可以很放心说话的好友,
有一份略显复杂可是花大力气还是足够应付的工作。
很好呐。
20:08 | 一路口水滴嗒滴
comment(4)     trackback(0)

 风雨兼程,也一起走吧。

禽兽们在嘀咕上说今年不知道是春节发情还是情人节发春,我就在这KUSO而强大的气场下跟着某人生生演了出反转剧,然后直到现在脑子里都是阿常说的那句:人生啊。。。

我说陪我去学校看看吧,爽快就答应。那么壮的人在初春的暖阳下走到出汗还哼着“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有一位老人在中国的南海边。。。”这样的傻歌不晓得是逗谁乐。在李中教室里说坐下我们来上课,然后就真的拿粉笔在板上写歪七扭八的字,事后跟我说那么一瞬间我笑得眼泪都出来其实他知道是真哭。

可是任凭笑意怎样多,仍然无法知晓会否不一样。
直到讲起去年夏天苗寨生活的那几日,最原始而简单的方式过活,却深植对生命的热爱。提及现实又终于眉目紧蹙,坦言压力。这个时候我晓得这个人是真的能够明白王小波写给李银河的那句话:我和你的勇气加起来,对付这个世界总够了吧。

个子高大,但心肠很软。
爱吐槽爱挤兑人,但目的都是逗人乐。
自称神经大条,但一脸认真地说初八是爸爸妈妈结婚二十五周年纪念。
是所有我的了解和认知。
路那么长未知那么多,可是就算风雨兼程,也一起走吧。
至少你出现,就已经让我觉得是满目美好了。
多么不易。
22:15 | 未分類
comment(0)     trackback(0)

 仿若有光。

IMG0003A.jpg

早晨八九点醒过来,老王推开我房门说着快点起来早上要吃蛋羹还是粽子之类的话,
明晃晃的光照进来就晓得今天又是好天气。

去老邻居外婆家拜年吃完午饭原本打算就回家,偏偏天朗气清阳光美好,一嗨就从高塘溜达开去了,走过望京路还去孝闻街转了下,在书店随手买两本东野的小说,经过影都给老馒发个信息说我刚从你门前走过去,到江夏公园开始觉得有点累再跳上公车回家。
这样的时候就觉得一个人真好。
还想着基本上我这样满足点低的人要找什么男朋友,扔给我一个太阳就好了嘛。笑。

前两天还在纠结的事似乎也理平顺了,无论怎么样还是不能够丢掉自己啊。
无法改变的事情有那么多,难道跟春晚里那个惊悚的孩子似的非得全世界都喜欢自己么,我又不是人民币。
过个年长一岁果然心胸开阔不少,或者有一天就可以自己屁颠着奔去省城看烟花大会啦。

只能让自己好一点再好一点,两个人并排走的时候我才可以看见阳光。
21:59 | 一路口水滴嗒滴
comment(0)     trackback(0)

 新年好。

又是新年,反正对我这个在南方的人来讲每年除夕在被窝里看央视春晚等本山大叔同时忙着手机收发祝福短信就算是最有年味的事了吧。

挣扎着在裸鸡鸭和下铺之间还是很没有内涵地选择了后者。。。我这种颜控如何是好哦,直接在嘀咕上被盲流唾弃掉,不过我还是想借下奇葩姐姐的吉言“用下铺的女生容易择偶”的,谢谢。。。然后年三十换完手机我就屁颠着去医院扎吊针了,还扎得很嗨手背一片淤青,想来女壮士是有多久没扎针了,真破功= =

这两天的状况又似乎跟两年前那么像,到底是生活充满悖论还是它本身就是一个悖论。
我是干嘛又要让自己变回那个很讨厌的惊弓之鸟的样子,很多事情女孩子装装傻撒撒娇就好过去了啊,我就非得让自己在那些没必要的时候显得聪明且咄咄逼人。
真的有必要吗有必要吗有必要吗?
可是我的话,果然还是会觉得有必要吧。。。摊手苦笑。
请问哪里有专题培训“暧昧处理课程”的吗,我觉得自己再不去上课真的不用混了,一碰到意味不明的时候就想直接问到底的刨祖坟精神,自己都觉得实在是二到尽头覆水难收。。。
可是谁来跟我解释下为什么每次我都可以自作主张地把别人其实是在开玩笑打屁的话理解成无比认真的语气然后自己也无比认真地回复过去结果人家还是接着开玩笑,我是朵M吗一个个都可以虐我,还是归根到底自己这种太容易认真的个性真的不好,什么时候能改改啊望天。。。
跌倒过一次第二次在同样的地方还跌,伤还没全好就忘了疼,我这是怎么样的一种精神啊!
不过唯一的长进就是明白底线在哪里,晓得做好救火工作,还可以长吁口气想想那些最坏的境遇跟自己说其实现在都还算美好。
胆小鬼是这样的,想要弄清楚状况以后在想着怎么样保护好自己。你看我从前说过的,再不敢奋不顾身了。

永远都在期待,怀疑,否定,失落,再期待的循环之中。
“平淡真实琐碎,两个人的勇气和力气加起来足够应付这个现实的世界”,我说这是我想要的生活,确实是来自内心最平实的愿望。
神啊,国足都能够以40%的控球率和没几脚的射门3比0赢寒国了,你就实现一下我这个这么实惠的愿望能怎样啊!
21:58 | 未分類
comment(0)     trackback(0)

 逝水比喻时光荏苒。

IMG_0252.jpg

IMG_0243.jpg

IMG_0237.jpg

IMG_0261.jpg

IMG_0240.jpg

IMG_0257.jpg

据说,菜鸟都很迷恋微距静物的虚实感是吗?
是的是的是的。
笑。

把美好放大,该是一生的功课吧。
放平心态,顺其自然,纠结于来回选择实在太不是我的作风嘛。
总之翻厅啊寒号鸟,捧捧牛奶晒晒太阳看看少年的温暖微笑,怎么会还不足够呢。


IMG_0084.jpg




20:51 | 一路口水滴嗒滴
comment(1)     trackback(0)

 余愿不多只求安好。

tital好像我快挂了一样,哈哈哈哈 = =

2010一开头就完全壮士很忙啊擦汗。。。
然后23岁生日也过去了,惯例的没感觉,苏小星信息来贺寿说“真是习惯了诶,每年都不会忘记”,回过去“是呢,我连谢谢都懒得跟你说了”,抽搐OTL。。。意外不是没有,喜的泪的都有,包括take姑娘的短信和那个访客脚印。
总之都还算美好,难猜的那部分人心也随他去了,我要脱离精分教申请加入淡定门啊 = =

周三和小猫去雅戈尔cos淡定怪姐姐,很是有“赚到了”的感觉,八一那帮崽子出息得不得了异常神勇,还近距离被鸣鸣标致的小脸秒得七荤八素,唯一囧的是结束后看着八一大巴开出去就热血小LOLI了一把朝大巴挥手,结果得到王中光同学咧着嘴招手的热烈回应!哦妈妈。。。我本意不是跟阿光挥手的,真的不是。。。T T
而且宁波的球迷真是好理智一点都不颜控的,出场报到“12号杨鸣”的时候就只有我跟小猫两个人颠了几记!我差点没“羞愧地低下了头”。。。
可是我要好好反省下我这种HC伪球迷是怎么从姚明还是个白痴的时候看球看到现在啊。。。OTL

周五的第一次单反上手也是个悲剧。周四下午拿到的机子,当天晚上磕说明书未果放弃以后想没多时间熟悉机子就调到自动挡好了,第二天去拍也是一直想着桃子说的别开闪光千万别开闪光,结果拍完了才霹雳了,他娘的为毛第一次上手就让我室内背光啊,完全麻擦一片悲剧嘛!T T
于是只能回到办公室后期补光补到死啊!!T T T T
区总工会的老师还让我把照片给发过去,肯定被笑掉了啊!!! T T T T T T

又其实,忙一点挺好的,只要能让我抽空在大冬天买一条牛仔背带裙就好,嘿嘿。
以上。
15:34 | 一路口水滴嗒滴
comment(0)     trackback(0)
| HOME | nex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